Latest Post

万圣节奇幻头像设计灵感 qq好看头像大赛展示你的艺术才华

亨德森:我认为在基础设施和设施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,但这些都在进行中。你会看到不同的训练场、健身房……所有这些东西都能让它达到需要的水平。我能看到他们正在努力,这很好。

DO:我敢肯定,对你和其他很多人来说,一开始会很难适应——当你从英超联赛的顶端来到这里时,要适应这里的天气和场地。但是你觉得加盟沙特联赛自开心吗?影响会不会难以消弭?

亨德森:是的,有一些!我以为我不会被注意到,但人们都来了。有时他们甚至不要求拍照——就像是,‘欢迎来到沙特。希望你在这里过得愉快。‘

我有很多这样的经历,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情。说实话,我不是说说而已,到目前为止,这些人都很棒。

当我看到周围的人,他们都祝福我一切都好。即使是利物浦球迷也是如此,我为俱乐部奉献了12年的生命,我给了他们一切。如果我能回到过去,我愿意再做一次。我想他们知道这一点,他们很欣赏这一点。如果我有机会或者他们欢迎我回去告别,我不会担心。因为这确实让我有点伤心,我没能和球迷们好好道别。

亨德森:没有。但如果我有机会做点什么——不管是纪念还是回去说再见——我想那对我来说是件好事,因为那确实很伤人。

DO:在过去的24小时里,英格兰的LGBTQ+球迷团体声势浩大,他们说不会再有欢呼,不会再有印有你头像的TIFO。他们敦促他们的团队背对球场,因为他们觉得你们背弃了倡导(的信念)……

亨德森:听你这么说真让人伤心。我真的在乎。我不是那种一回家就把一切忘得一干二净的人,只是说:“我很好,我的家人也很好,继续努力吧。”我确实经常思考问题。

但与此同时,我知道人们可以这样看待它,他们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,他们有权那样感觉。我所能说的就是我道歉,我很抱歉让他们有这样的感觉。但我这个人没有变。

AC:去沙特期间,和索斯盖特谈过你的态度吗?你曾说过你担心在利物浦替补会影响你为英格兰代表队效力。有些人可能会说,去沙特阿拉伯也是同样的问题。

亨德森:我和索斯盖特谈了,他很好。不需要三天两头担心,因为我知道我真的不想胁迫他保证让我首发,他不能那样做。最终,我好好训练,保持身体健康,这个最重要。

我本可以和另一个记者(Adam Crafton是男同性恋)一起采访,他可能和我有关系,也更受保护。但我觉得这样做是对的。因为我也想学习。因为我很难听到我听到的一些东西,我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以及我如何才能帮助他们前进。人们可以自己做决定。

亨德森:我认为在基础设施和设施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,但这些都在进行中。你会看到不同的训练场、健身房……所有这些东西都能让它达到需要的水平。我能看到他们正在努力,这很好。

DO:我敢肯定,对你和其他很多人来说,一开始会很难适应——当你从英超联赛的顶端来到这里时,要适应这里的天气和场地。但是你觉得加盟沙特联赛自开心吗?影响会不会难以消弭?

亨德森:是的,有一些!我以为我不会被注意到,但人们都来了。有时他们甚至不要求拍照——就像是,‘欢迎来到沙特。希望你在这里过得愉快。‘

我有很多这样的经历,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情。说实话,我不是说说而已,到目前为止,这些人都很棒。

当我看到周围的人,他们都祝福我一切都好。即使是利物浦球迷也是如此,我为俱乐部奉献了12年的生命,我给了他们一切。如果我能回到过去,我愿意再做一次。我想他们知道这一点,他们很欣赏这一点。如果我有机会或者他们欢迎我回去告别,我不会担心。因为这确实让我有点伤心,我没能和球迷们好好道别。

亨德森:没有。但如果我有机会做点什么——不管是纪念还是回去说再见——我想那对我来说是件好事,因为那确实很伤人。

DO:在过去的24小时里,英格兰的LGBTQ+球迷团体声势浩大,他们说不会再有欢呼,不会再有印有你头像的TIFO。他们敦促他们的团队背对球场,因为他们觉得你们背弃了倡导(的信念)……

亨德森:听你这么说真让人伤心。我真的在乎。我不是那种一回家就把一切忘得一干二净的人,只是说:“我很好,我的家人也很好,继续努力吧。”我确实经常思考问题。

但与此同时,我知道人们可以这样看待它,他们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,他们有权那样感觉。我所能说的就是我道歉,我很抱歉让他们有这样的感觉。但我这个人没有变。

AC:去沙特期间,和索斯盖特谈过你的态度吗?你曾说过你担心在利物浦替补会影响你为英格兰代表队效力。有些人可能会说,去沙特阿拉伯也是同样的问题。

亨德森:我和索斯盖特谈了,他很好。不需要三天两头担心,因为我知道我真的不想胁迫他保证让我首发,他不能那样做。最终,我好好训练,保持身体健康,这个最重要。

我本可以和另一个记者(Adam Crafton是男同性恋)一起采访,他可能和我有关系,也更受保护。但我觉得这样做是对的。因为我也想学习。因为我很难听到我听到的一些东西,我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以及我如何才能帮助他们前进。人们可以自己做决定。

但凡是什么劳工权益组织,记者保护组织这类的跳出来我还能理解理解,这群逼lgbt是真能跳啊

但凡是什么劳工权益组织,记者保护组织这类的跳出来我还能理解理解,这群逼lgbt是真能跳啊